pg电子麻将胡了

English
导航
  首页 > 院系动态 > 正文

院系动态

打磨网络教学 研讨文学人性——访世文院青年研究员伊丽莎白.马西博士

时间:2020-05-25 10:29:06

        伊丽莎白.马西博士(Dr Elizabeth Mathie)是清华-密歇根研究员学会青年研究员,2017年获密歇根大学英语文学博士学位,同年到清华从事博士后研究和教学工作,研究领域是早期现代英语文学。在清华工作的近三年里,她为世文学堂班开设过《莎士比亚批评导论》《英国文学经典》《论说文写作》等课程。今年因疫情原因,她只能通过网络,在爱沙尼亚为学生们讲《论说文写作》。本周我们采访了这位青年研究员,倾听她滞留欧洲期间的教学思考和生活感悟。

        问:因为疫情,你已经在爱沙尼亚生活了将近四个月,你目前的生活如何?这段时间里,哪些清华的人或事物令你感到怀念呢?
        马西博士:我现在正在爱沙尼亚的塔尔图市(Tartu),一切还好。塔尔图是一座非常安静的大学城,有很多古老的建筑和绿色植物。因为地处高纬度,随着夏天来临,这里的白天越来越长,目前晚上9点半太阳才落山。现在这个季节,塔尔图的植物欣欣向荣,景色非:。疫情方面,爱沙尼亚的防疫工作做得不错,这里的确诊人数不多,一些地区也在慢慢复工。平时,除了出门运动和买菜,我们大多数时间还是呆在室内。我很思念清华的学生和同事们,还有清华校园!很遗憾我错过了清华的春天,没能看到万物复苏的美好景象。在北京,我很喜欢和别人说中文,但在塔尔图,这就很难实现了,好在最近几个月,我可以上网课学习中文。
        说实话,刚到这里时,我以为几周后就要回北京。谁知疫情如此严重,让我在爱沙尼亚生活了这么久!虽然我非常想念在北京的日子,但能在疫情期间和我的伴侣在爱沙尼亚相互照顾,度过这段艰难时光,我心怀感激。

今年2月开课时的马西博士如今马西博士的窗外景色与阳光

        问:从前,你有网络教学的经验吗?这学期的网络教学中,你是否引入了一些新的教学形式或手段呢?
马西博士:这学期开课开始前,我的网络教学经验为零。我觉得在线上组织高质量的深度交流很有难度。在我和学生,以及学生们之间大多没有见过面的情况下,头两周的课程很难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对话。后来,我经常邀请学生们打开摄像头,并在课程中保持一段时间的“面对面”沟通。我也借助了更多的视觉手段来呈现我所要传达的信息。在此基础上,Zoom的分组讨论功能也有效地调节了课堂节奏。
        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学生们,他们非常有耐心,也积极参与课堂互动。上课过程中,我时常有一种自己在和虚空对话的感觉。因此,我会提出比往常更多的问题来确认学生们跟上了我的思路,或者仅仅为了确保他们还在电脑那一端听课。目前,我仍在不断打磨自己的网络教学技能。
        问:你所开设的课程与你的专业研究构成了一种怎样的关系呢?
        马西博士:我开设的课程和我的研究领域都涉及人文学科的本质问题和人文学术要求我们思考的内容。我之前开设的《莎士比亚批评导论》和《英国文学经典》属于我专业的研究领域,本学期我开设《论说文写作》课程涉及学术写作的技能训练。最近一堂课上,我们刚刚讨论过怪诞现象(monstrosity)及其在文学中的表征,并就这个话题练习了学术英语写作。目前看来,学生们热情高涨,网络授课模式也适应得非常快。
        问:面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全球疫情,对你来说,哪些事情是非常艰难的,或者,哪些事情是你觉得日后也难以忘怀的呢?
        马西博士:关于新冠疫情,最让我惊讶的是疫情映射出的人性善恶。两个多月前,我连线参加了一场原计划在美国举行的国际会议,没有想到为了线上沟通,大家会花费那么多时间和心力。这几月有很多例子证明人们可以团结,众志成城,相互守望、支持。很多人,包括我的学生们,在极端特殊和困难的情况下依然尽一切可能实践和实现承诺,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但同时,所有这些善意发生的时候,我想大家也都看到了人类有时会如何轻易地做出些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歧视、排斥他人的行为,表露出对陌生领域的恐惧并谴责无辜的人。
        这段日子里,我身边有很多人为了对抗人性中的恶而不断工作,他们为了唤醒并提升我们良善的一面而矢志不渝地付出。他们的行为很励志,特别是在他们呼吁我们团结、多为他人着想、保持好奇心的时候自身也处于巨大的不安之中,也必须采取必要的手段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我希望各国的人们能继续保持全球团结,共同处理问题——不论何种规模上的——以此来增加这个世界上友善乐观的心灵。

马西博士

        问:最近几个月在全球各地发生的事情有没有让你联想到了某部文学作品、人物、意象或者文学母题?你认为对于作为一个整体的人文学而言,现阶段最重要也最紧迫的事情是什么呢?
        马西博士:我总在想,长久以来在人们经历痛苦和困难的时候,文学如何被视为一种安慰。我想起了约翰.弥尔顿在诗作《利西达斯》中缅怀友人,展望未来;也想到了本.琼森的诗《致我第一个儿子》,他试图理解并接受那巨大的丧子之痛,同时也通过诗歌的韵律表达出这种痛苦是多么难以描摹。我想在试图处理人生中的苦痛和困顿的时侯,文学会发挥妙用,不论是个人生活中的困难还是超越民族的挑战——同时,有必要的话,文学还可以帮助人们暂时地逃离这些苦难。在我眼中,作为整体的人文学科就是要颂扬人性的美好,正如所有艺术作品记录和表述的那样,但同时也要批判人性的各种缺点。人性的两面在近期全球各类新闻报道中不断被放大。目前我认为人文学要尽可能同时坚守这两项要义——欣赏和颂扬的必要性以及批判的不可或缺。认识人的价值是重要的,同时,呼吁、要求我们的社会和领导层尊重人的价值,用与之相称的方式对待所有人也是一样重要的。我希望人文学科可以通过艺术和各类文化产品帮助人们意识到我们应该坚守和珍视人性中高贵的部分,同时也让人们更好地了解并理解我们是如何通过各种机制和模式伤害挫败了我们自己与其他人,并如何可能获得修正。

Copyright ? 2017 pg电子麻将胡了.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pg电子麻将胡了  邮编:100084

pg电子麻将胡了【科技】有限公司